服务热线:13955133297
赵以人
发布时间:2018-08-05       阅读次数: 1027

       1942年生于江苏邳县,1960年考取南京艺术学院美

术科,1969年毕业于该院美术系,师从谢海燕、陈大羽、

冯健亲等著名教授。

        赵以人是近年颇受关注的写意花乌画家,美术画

刊、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文艺出版社、北京燕山

出版社、上海书画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等艺术专业

出版机构出版介绍他的大量作品,受到广泛好评。2008

年大型专著《赵以入画集》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并

由新华书店发行,名入中国当代绘画名人大辞典。现为

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

 

 

 


洛水春色

 

 



几十年磨励终成大器

《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冯健亲

         1994年,我曾为赵以人画展写过篇小序。转眼间,十二年过去了,真可谓弹指一挥间。去年,以人从报纸美编岗位上退休,但凭着独到的基本功和在文学层面上的良好修养,他很快精神焕发地走进职业画家生涯,并再次受聘于江苏省国画院。

       以人1960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附中美术科,后又考入本科美术系。那是个多难而又政治运动频发的年代,先是三年自然灾害,再是四清运动,接着便是十年文化大革命。怀着崇高理想的他,为实现自己的抱负,居然磨炼出多种学习方法。比如,他常到我的宣传画工作室或户外巨画的工作平台,脚手架上主动当助手,从而学到大学期间必要的色彩和造型能力。  文革”间,学院里的名教授几乎都被打成鬼蛇神,学校教学体制瓦解,同学们整日惶惶恐恐、无所事事。但以人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总归要凭本领走向社会,他偷偷地向他崇拜的老师渴求专业知识,并结下了许多特殊的师生情谊。

        无休止的劳动锻炼,思想改造,迫使师生们不断地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大家同吃同住,而住的都是稻草地铺,以人总是紧挨着苏天赐老师。枯燥的政治学习和思想汇报之后,偶尔的学习机会便是躺在地铺上听苏天赐等老师谈色彩、谈写生、谈门外稻田、树木、泥路或草垛的色彩感受。

        陈大羽老师喜游泳,在江宁、江浦长江边的小河中,只要陈老师一下水,前后左右马上便有同学跟随着跳下去,这其中便有以人,是戏水,足师生情大家都心知肚明。  文革后,陈大羽先生能一次再次地为以入画展题名次赠送书画便是这种师生情的结晶

       一件秘事很值得一提,在中国油画史上占有相当地位的苏天赐老师的衣女像”  (现藏中国美术馆)险些在 “文革中被毁。当时居然有个别教师借该画是林凤眠大黑红的产内容为资产阶级小姐为由,以极端心态唆使学生要将其付之一炬,在危机时刻,幸好有以人几个同学巧妙的将其保护下来,至使名画今天成为国宝。否则,该画若被毁,将成为中国油 画史上一大憾事。

        由于政治运动不断的原因,以人在南京艺术学院从附中到本科共泡了九个年头。毕业后,历经许多坎坷,先足在工厂搞花布设计,水泥采购员,迫于生计还拉过板车。从泰州调到无锡后,先后在多家报纸做美编达二十七年。几十年来,他没有节日假期,把一切能利用的时间痴迷于自己绘画事业,并取得相得益彰的成就。

       古来今往,坎坷和逆境往往会成为铸造就人才的外界条件。而许多坦途的艺术家经常会热衷于成批的粉丝”美眉。以人青壮年虽经曲折,但他奋斗的目标始终是清晰的,他在争分夺秒的积累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既博览群书,又师造化万物,他把这些汇为造就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画家的动力。如今,以人终于取得了大器晚成的业绩。

        写意画在中国绘画史上形成的并不早,某种程度上讲是文人画家玩出来的画种。凡此种种,我们可以在梁楷和青藤的作品中得到充分的享受。以人在从前贤的作品中吸取了宝贵营养的同时,也在学他们高逸的人品,他的画几乎没有什么功利目的。他用真实的笔墨语言,表现原汁原味的传统艺术,他以颇高的思维境界追求很具魅力的艺术空间。他画无定法,题材更足随手拈来,不入俗套,这在急功近利,浮躁失诚日盛的当今画坛已不多见。

        我非常喜欢以人的幼鹅系鞋,自喻自嘲中洋溢出浓烈的洒脱之气,这才足真正的新文人画,比那些拿民族遗产来卖钱的假文人画要好上百倍。露起山中湖汊苍鹭图”是极具回味的佳作。以人有很好的西画功底,色彩水分的发挥与把握似乎很得益于水彩画的功力,而作品营造的意境则是民族和现代的,我以为这才是墨当随时代的真正体现。

        以人在无锡城东有一座占地近五亩的小山庄,在那里,工作室、鱼池、曲径、花草、果树一应俱全。山庄依傍的则是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山丘,翻过山丘便是倪云林遗迹所在地。想当年,正足这片清净的景色造就了宁静飘逸的倪家山水。因开发建设,如今这里环境已面目全非,但在以人的山庄里,花果、竹林茂密成趣,鸟儿欢歌争鸣,不经意中,还有野鸡、白鹭飞来。难得的自然境地大大增加了以人的创作灵感。他感叹,吾道不孤也!”因为全国各地每年都有著名艺术家来访,唱合。大家都相信,凭着以人的不倦奋斗,他的艺术事业一定会更加辉煌。

                                                                                                 2009月于南京

                                                      (人民美术出版社《赵以人画集》原序言)


 


 

香远溢清四条屏

 


 


花鸟撷趣  平淡无声

 ---读赵以人的画 

 江苏省国画画院院长.教授.周京新



        这几年足赵以人艺术事业的丰收季节。

        许多专业报刊相继发表了他的作品,并在美术界获得广泛好评。现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他的大型专集,这说明,赵以人经过漫长岁月的磨炼,他正走向自己事业的辉煌。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赵以人始终将自己的艺术事业视为天之命,己之任。几十年不同寻常的路走过来了,获得今天的成功,应足因果合一,他在画坛的出现,当是必然。

        大凡一个成功的艺术家,都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艰苦探索、自我奋斗的过程。赵以人也不例外,他为实现自己的终极“大任”,默默地、潜心地修炼。读古贤的书,占据了他许多时间,他在自己获得的知识框架内,将师承传统和师造化两者很好的结合到一起,他的作品不乏佳构,也是这种修炼和渐入禅境的必得正果。

       中国画对画家的要求是文学的、生活的、技巧的、灵性的,它以遥远、深邃的祖国文明为源,这源成流之后,缓缓地从我们身边流过,它永远不会终止。赵以人虔诚地接受中国画的传统衣钵,但他不视继承传统为单纯的绘画形式和技巧,而是努力地探索中国画至关重要的博大内涵。

       既已形成的赵以人艺术风格,足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他不尚无的放矢,不玩无病呻吟,而是努力追求作品的高逸和凝重。他的视觉既深沉又乎淡、即简洁又繁复。他以自己的睿智和慧眼,自由自在地驰骋在自己的水墨世界,诗情画意里;倘佯在他的杂花荒渚、荷田野苇中……

       赵以人的绘画技巧娴熟、脱俗、空灵,再加上文学和书法上的良好修养,是构成他佳作迭出的厚实基础。太湖十八湾,白鹭飞满天。赵以人善画鹭,善画鸥,而太湖的千鸥万鹭为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创作条件。赵以人爱画荷,太湖岸渚,荷塘水湾到处有荷。春风荷尖尖、夏雨催荷艳、入秋莲蓬老、冬看莲可怜。

      “三鹭图”乃水墨佳作。大笔写鹭,一气而成,泼墨写石,铺天盖地苇和草,鹭成墨团相呼叫,足风雨将至,赵以人懂鸟语、鸟的感情?他善题画:“十八湾望水连天,岸渚青苇夹藕莲。鸥鹭千姿随浪拍,不分苍鹭与白鹳。”诗、书、画俱佳,景是太湖的,鹭足写生的,不去十八湾,绝写不出了这样的诗,画不出这样的画。古来文人画家喜吟风弄月,空穴来风者多矣。然赵以人画中多有诗,画多师造化,诗为画长眼、增色,堪可称绝。太湖十八湾尚存一点自然野气,去那里很自由,不光免去花钱买票的繁琐,而且不受人扰,可自吟,自唱,自画。赵以人的许多画与十八湾有关,便出此因。  《荷林藏鹭图》又是一幅好画,荷花荷叶墨汁涂,荷花沾露面含羞。荷间有鹭,以速写法勾成,甚为简洁传神,而荷,足夏天的荷,舒展浓淡、潇潇洒洒、气韵相融.

      “天然去雕饰”也。  “苍鹭白鹭鱼鹭多,荷叶如盖花婷娜。十八湾浅浪拍轻,三山如盘漂银河。太湖三万六千顷,十万白帆无数荷。大好河山代代咏,我画荷田岁岁哦。”透过荷花,透过连片的芦苇,银波迷眼,天际处有无数白帆、三山仙岛、博大景象都在画外被写出来了。一个优秀的中国画家,他就要有这样的基本功,能囊括万象,能慎小精微。

      赵以人的许多作品,尽显他作为北方人的豪放和厚实。他作画既能细密,但更胆大。许多作品施以焦墨,在花鸟画坛很是独到。焦墨《繁华图》极力崇扬阳光璀璨,这样画牡丹,看了很是过瘾。作品张力尽露,水破墨,墨破彩,斑斓亮丽,气势升腾;既强烈浓撼,奔放无羁,又收以高雅到淡淡平平。这种从理论到实践的中国画技巧,赵以人是深湛其中奥妙。并在他许多充满孤傲的作品中,得到随心所欲的诠释。

      青藤、八大的,四僧的,老缶的仙气在赵以人的许多作品里都有被吸收的痕迹。但像《繁华图》这样的力作,若没有实实在在的基本功,没有可贵的探索精神,光凭“贵者胆”和传统技法是无法完成的。

      “荷塘波起花鸭舞”、  “燕子矶江边得稿”、“灵谷春雨”、“幼鹭图”、“读书又闻香梅花”、“故园老棕气指天”等和《繁华图》创作风格相近的作品,已垫定了赵以人作品风貌。相信他今后会不断地再提炼、再升华。

      赵以人客居江南数十载,江南的风物、人情对他的影响是自然而然的。然而他身居闹市,却不喜欢豪馆名区,不喜宠养的名花、尤物。相反,乡篱野卉、秋草悬石、游鱼寂塘等许多别人很少入画的野花滕杖都成了他诗诵的,描绘的心仪之所,并使之成为大家赏心悦目的佳作。

      他很喜欢画美人蕉,这种村舍旁,马路边常见花的身价并不被许多画家看好,因为它很难入画。但赵以人将它倚以修竹,配以篱杖,咏以诗篇;红的、白的、金黄的花,在他的笔下,真的胜似牡丹。

      他在一幅画中题道:  “修竹丛丛稻畦弯,美人蕉美倚荷田。花枝无序缤纷态,鸡鸭白鹅隐其间。家住花丛人称美,  日暮家家对酒禅。雨湿江南气温高,一日不见花路拦。”他的体会是花的野味,花的婀娜,花的神韵,其意境尽在画中、诗中矣。《早春图》画的是几支香椿红芽,在料峭寒风中,它倚石伴竹,猩红的惹人喜爱,它美似花,香过梅。此作亦有题:  “料峭春寒浸山馆,竹垂柳飞燕呢喃。倚石老椿吐芽早,  日引雀儿飞又还。不与梅花比骨瘦,不与松柏比御寒。自凭一屡香芽儿,可扫春色半边天。”赵以人的高明之处一目了然,不经意的几株香椿芽,被他俏然入画,并借以抒情铭志,天衣自作,完美无瑕。

      赵以人的小品画,很为同行称道。  “歌起湖上唱菱”、  “一篮叫卖翠欲滴”、  “香雪海拾趣”、  “翠鸟游鱼图”等都是来自江南风物一隅。那红菱百合,那鲜嫩的藕节,那带花的丝瓜,那将濯秋水的老莲蓬;寄情写意、抒以平淡、怀以热烈,它给人联想,许多作品,让人品味隽永。

       一些主题性作品,赵以人足通过花鸟画来表现的。这些作品,不仅淋漓至尽地发挥了水墨画的独特魅力,同时,也抒发了自己的情怀。  《太行幼鹰图》一经发表,便被画坛关注,并很快被革命纪念馆收藏。中华大脉,滴血太行,苍崖雄立,人鬼国殇。  “莽莽吕梁人祖脊,壶口龙啸大黄河……”诗情激昂,画意深邃,磅礴吾华,焉可被撼!这是他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所作的其中一幅。

       一丛万年青,一只和平鸽,是《和平万年图》的花和鸟。画面祥和、阳光灿烂,充满期待和自信。但读到题画诗,马上便把人们引进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年代,  “烽烟弥漫大中华,半壁河山哭鬼魂。父是八路娘支前,破屋寒舍无人归。涂炭岁月整八年,瓦罐盛粮时断炊。屋顶草飞鸟当窝,瘦狗恋主皮包筋……”赵以人生于国难当头的1942年,那时家贫如洗,逃荒要饭,饿殍遍地。国之难,家将亡,在他有记忆时便铭记在心。  “如今吾华正图强,画人高颂挥彩笔”,现在他的心情,谥于言表。

      一个写意花鸟画家,必须具有工笔与兼工带写的良好驾驭能力。而在涉猎表现对象时,应足丰富多彩的,这在前辈许多大师的作品中已得到反复的证实。

      赵以人既能工,又能简,既专于写意花鸟,又涉猎山水、人物。许多作品或具玩味,或令人惊叹。《秋风来仪入太虚》、《月轮光淡花含羞》都足他在姑苏天平山的写生稿。这些作品,不见了他大刀阔斧的踪影,而是采用了婉约细腻,设色淡雅的笔调。读这此画,好像听到吴浓软语,江南丝竹。而《水乡四季》图画的是几十年前的“旧江南”。那时的江南,自然秀美、朴实无华;那时的江南,充满着古诗中的画意。赵以人以他的热情,以他的白描手法,撷取他的深刻感受。在这些篇幅不大的作品中,你可看到他对许多生活细节观察的入微,以及真实的文人心境。

      漫漫几十年,岁月积累了赵以人丰富多彩的艺术内涵。读他的画,既可游走于他变化多端的水墨幻境中,又可领略他跨度颇大的用笔技巧;既可从他珠玑顾盼的精彩题画诗中得到画里画外的美的享受,又能从中感触到许多人生的深沉和厚重。

      赵以人是一个凭自己的作品说话,平澹、洒脱又颇具个性和实力的水墨艺术高手;一个靠勤奋博学、纯任自然而无愧于花鸟画坛的大家。

                                       

2008年春于南京

                        (人民美术出版社《赵以人画集》原序言)




 

  


书画四条屏

 

 

 

 

砚 边 杂 咏

文/赵以人


          “莲座上下静嚣间,香绕佛陀闹非凡,谁念真经入真悟,古来青笺少真传。现代画人强调悟性,缘自佛道矣。悟是很空的概念,它既无形,又无法,是无约束,无边无际想象;悟也是实实在在的灵性表现,得意忘形恣意狂便是具体到中国画的意形表述的心态手段,这是画家素质的高境界。  《题画》

      

       海粟老人对我言,俊俏之画不耐看,笔墨恣意写真容,真功造化才自然。隔窗一任秋雨泻,藤稼老叶翳眼簾。写罢悬壁兴与叹,不管人间冷与暖。  《题画》

   

      红菱嫩,山笋香,千年文脉似江洋。风光绮丽江南好,碧水青山吴奴腔。平畴绿岸走帆樯,弓桥牛背读书郎。  《题画》

    

       太湖波涛隐蛇龙,虾公蟹弟鳜鱼精,三十六万无垠水,沉浮万像七十峰。我客锡城小楼里,枕边时闻涌涛声。  《题画》

    

       沅水澧水碧玉簪,穿缀湘西十万山。天门山镜透天照,镜中日日湘女颜。绿幔时闻土家歌,身在佳境桃花源。峰秀峰峻似相语,这山那峰都住仙。  《题画》

    

       锡城东郊十里整,芙蓉山中栽芙蓉。此是倪瓒故里地,岳燹开发毁无踪。幸有一池碧水在,岫屼虽小倒宁静。此傍画斋临水筑,山藤乱影似虬龙。南北高朋时来访,赞此尚存高古风。  《题画》

    

       芙蓉园乃倪瓒山,山佚尚存几苍崖,我造画庐东坡下,朝朝诗朋与酒仙。客问云林洗桐处,化做高楼入云端。夜闻云林柱杖哭,青閟阁路不知还。  《题画》

    

      读春秋,乱战国,归秦入汉遍封侯。几千年事一纸翻,谁见黄鹤高枝留。神鳌鼓浪盖世雄,势落淤泥螺蛳同。小楼斜窗丹青手,画过梅花画芙蓉。  《题画》

    

      山斋牡丹放春韵,西望长安万重云,香锁罗锦百重衣,绿荷墨玉歌舞人,江山美姬谁嫌多,无奈马嵬埋香魂。天雷滚滚地欲动,报与春色乳燕留。  《题牡丹》

   

      蛙声早息蝉声绝,清霜点上菊和叶。黄泥小炉煨芋香,流泉汲水煮碧螺。画窗时闻山雉鸣,似有絮语与我说。  《题画》

    

       我拜松如神,真真大将军。踯地黄山摇,雄韵汉魏晋。仰观奇伟哉,枝间挂白云。  《题黄山松》

    

       始信峰下千磴盘,四下险处不敢看。松根如铁裂石隙。云雾漫吹迷人眼。登此尝松如拜神,少师松龄都千年。难怪海粟老来此,意与山松共成仙。  《题黄山松》

    

      瓦盆春秋,螺壳道场,仙壇启口,丹青颐长。  《题盆栽石榴》

    

      颠米倪迂秃寿翁,死钵神韵千秋浓,霸笔柔水层层艳,不染风尘都风流。  《题画》

    

      东篱瓜硕西园藕,笔写龙蛇惬自由。云烟相潋觅无尽。日日芜园逐草虫。得失满目谁最是,不见黄鹤有仙踪。柴扉又是斜阳晚,鸡鸣鸭唱间吠狗。

       养雁权作鹅,自翔宅潭乐,唤尔佯不知,仰天群不卓。春夏秋冬迥,最喜芦花雪。  《题画》

      

       春风和煦柳丝丝,时听雁鸣窗外浦。雪笺墨痕丹青手,妆伴青灯夜读书。  《题画》

    

       庙堂高厅花蔟繁,龙埴迷眼玲珑山。十里花街花千万,谁知种花米粮田。古道扬州花十里,清音道情诉当年。隋帝迷宫琼花美,龙身不回邗沟船。  《题花卉卷》

    

      凭年弄笔爱菜蔬,能闻香自佳笺出,提篮叫卖日渐贵,膏田种花起楼宇。  《题画》

   

      墨玉葛巾杨妃舞,锦白袍淡伴绿玉。蓝田玉美百重衣,岫烟二娇冰玉肌。恰在花香袭人时,簾外轻轻魏紫步。天风漫吹杨柳岸,黄沙古道春处处。  《题曹州牡丹》

    

       观前街古石径滑,吴娘卖藕带莲花,晨钟暮鼓姑苏美,西施若今非娇娃。  《题画》

   

       昆仑终南太行峰,屏嶂华厦峰重重。隔水东望富士小,真乃汪洋一小丘。吾华博大亘古远,倭人贼眼滴血瞅。骚海东南起狼烟,蛇小芯毒扰巨龙。与谁堪经称英豪,搏击雷霆扫倭种。  《题太行山鹰图》

    

       白水漾,荷花荡,瓦舍掩映都白墙,远水近浜蛙声起,渔童欢歌逐波浪。爷撒网,娘插秧,爷爷奶奶饭莱香。炊烟联串接翠蔓,家家户户书声朗。  《题画小曲——昔游姑苏吴中》

    

       麦上场,水车响,汨汨塘水灌满墒,泥鳅黄鳝钻泥忙,引来无数鸥鹭翔。农家乐,汗水香,一年劳苦是大忙,代代相传丰稻梁。江南肥土今殆尽,糟谷岂可靠外洋。真念昔时水车转,渔歌四起知了唱。《题画小曲,昔时吴地农村即景》

   

       花与鸟,鸟与树,浑然一体自然出。吾辈写鸟墨涂多,不求做作花枝簇,千变化,万面目,秃笔如杵伴硕舞。  《题画》

    

       籀篆用笔不雕描,因类赋彩忌枯燥。不二法门高风骨,慧目养神图格调。壬辰新秋撰集于芙蓉山馆


 

 

 

花鸟四条屏

 

诸家评论赵以人


             古往今来,坎坷和逆境往往会成为造就人才的外界条件。而许多处于坦途的艺术家经常会热衷于成批的粉丝美眉。以人青壮年虽经曲折,但他奋斗的目标始终是清晰的,他在争分夺秒的积累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既博览群书,又师造化万物,他把这些汇成造就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画家的动力。如今,他终于取得了大器晚成的业绩。

                                                 ——冯健亲(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看赵以人的画,我可以直接从他的画中感到一种灵气和韵味。画中气度开阔,很大气。我想,这是一个画家必须具备的素质。我和方楚雄同赵以人有近三十年的交情,深知他的秉性。现在读到他的专集,很激动。他的艺术品味、修养、追求和基本功力决定他未来的成就。

                                                          ——林丰俗(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以人乡弟的笔墨苍厚大器,很是让我佩服也值得我学习。多年来我们画花鸟的总是在传统与现实之间徘徊,要么跳出传统一边倒向西方的前卫,失却传统文化的内涵。要么摹泥传统,致于用传统的文化精神表现当代人的审美,鲜于见到。老弟画中的写意精神(大写)非常突出。酣畅如饮老酒,造型从不拘形似。只求其神韵。

                                ——江文湛(当代著名花鸟画家、西安中国画院长)

       漫漫几十年,岁月积累了赵以人丰富多彩的艺术内涵。读他的画,既可游走于他变化多端的水墨幻境中,又可领略他跨度颇大的用笔技巧;既可从他珠玑顾盼的精彩题画诗中得到画里画外美的享受,又能从中感触到许多人生的深沉和厚重。他是一个凭自己作品说话,平澹、洒脱,又颇具个性的水墨艺术高手。

                                                          ——周京新(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赵以人的许多作品是在追求美学的最高大境界,并已达到相当的高度。读他的画,既有空谷幽兰的芳香,又可感觉到他灵魂供养的幽幽情怀。以人从艰难曲折中走出来了,如今他终于可以面对自己的成就。

                                   ——贺成(江苏省美协理事、人物画艺委会主任)

       从寂苦中绽放的心花具有冷艳的美,脱尽浮华与伪饰,是真情真意的生命体现,这是以人先生非同寻常的笔墨艺术给我的真正感受。

                                       ——吴为山(中国雕塑院院长,南京大学教授)

       爽辣不失幽婉,苍厚且含清峻;势中有韵,韵里带情,这是赵以人老师作品给人的第一眼观感。他的作品,满纸的水色墨交融互渗,点线面错落有致,分明透射出行笔运墨时那种难以抑制的酣畅激情。

       赵以人老师的大写意作品给人是扑面而来, 的豪放激越的气势,而再细细品读,又能领略到那份细腻而又精妙的韵味。这是赵老师作品给我的感觉,也是他为人给我的印象。

                                                           ——于友善(南京艺术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