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955133297
蔡栋
发布时间:2018-08-02       阅读次数: 1339



          蔡栋,男。197811月出生于诸暨陈蔡。先后毕业于绍兴美专、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篆刻专业,湖北美术学院艺术硕士。曾任杭州国画院美术馆馆长,现供职于浙江美术馆,副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寒梅

 

 

  

 


昔戴鹿床先生尝谓画能沈人之思,密人之虑,发人旷远之念,淡人华膴之情,此语殊得绘事之真原。盖画出心源,师本造化,故推其意则必深沈,质其法则必周严,而其境其情与天地山川、虫鱼草木相侔,辄沈潜之久,讵不与之俱化,而荣利之心得无一介之留邪?予览前修之踪迹,既有见乎古人,而又于吾友暨阳蔡君充之之作髣髴而得之矣。
盖充之少嗜翰墨,矻矻不已,寝馈寤寐,念念在兹。既从安和王伟平先生识其涂辙矣,益加勉旃;而当其强歳,又复负笈京华,从学于合肥刘健先生,学随年富,境与日臻。三十年来,盖无日离之,古人所谓世间凡事当存画意者,信有之矣。而充之为人,立身有本,笃于师友之情,是其画作意指深厚,笔墨有情,一祛流俗肤泛之病,而能兴人沈挚之思者也。方其北游问学,志节慨然,一身之利,弃如弊履,诚可谓志定而气随也。故当临窗作画,楮墨为助,林壑川泉,田园逸品,莫不栩栩如在,翛然意表,而淡远清旷之怀必从之而生也。
充之平居乐从予切磋诗文,以为染翰之助,予因知其才质清旷,疏通知事。充之属论其画,因就其合于古贤绪言之理者,引而申之,以见其为学之端委,且以达朋友乐益之情云。
乙未季秋初吉,吴兴钱伟强弱侯父谨识。

 

 

 

 

 

花卉四条屏

 

 

 

 

       

 许绍满

 

蔡栋把今年所画的精心之作挑选后欲汇编成册,嘱我写点文字,这是一个难题,使我几天睡不好觉。因为我非文章写手,又数年不曾动笔。然仔细想想,给人家写序是为自己做宣传,何乐而不为,况且是这么好的画册。

蔡栋的画真的很好。

蔡栋现为诸暨市美协主席,故以其画名于暨阳内外,其实蔡栋有一手好字,他曾赴中国美院书法系进行学习,故也算科班。画家字写得好的大有人在,但能够把书法之线条用到绘画上却不多。我曾在一次会议上说过,画家的字首先要与其画协调、和谐,这已不易,更何况用书法作画。历史上大部分人是以画的笔法去题字,而用书法的笔法去画画,真的不算太多。但却有很多大师,如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陆俨少、余任天等。我不是拿蔡栋和这些大师相比,但他确实已经用书法的手法在画画,这就是所谓的“写”,画能达到“写”就可随心所欲,其境界就会高古,就会出现精气神,也就真正悟到了什么是“书画同源”。

书画艺术已经进行了几次革命,从文人案头玩玩到悬挂厅堂供人欣赏,再到如今的以展览为中心的创作,其根本性发生了变化。时下,大部分书画作品不是“自娱”而是大胆地“娱人”,因为一切围绕着展览。其实,这也没错。笔墨当随时代,况且你的画总要让人看的。

因而,现在考虑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流行的所谓视觉冲击力,或者叫震慑力。这种力,除了巧妙精致的构图之外,其根本来自于图画的色彩。蔡栋的色彩画,用色极为“狠”,它有油画的厚重感,因为中国画的颜料也可堆积,但必须堆得十分的“透”,他做到了。而难得的是他的画又十分的亮丽,但却不妖艳,亮得美丽,亮得叫人喜欢。

中国传统笔墨讲究水墨效果,一个画家不能纯靠“花枝招展”来吸引人,正如唐人王维所说:“夫画道之中,水墨为最上”。“墨分五彩”,说明“墨”也有许多色彩的,当然水也有。读蔡栋的墨梅,你就会发现其中墨的亮、墨的重、墨的润、墨的净,这是很难达到的一种境界,因为很多画家的水墨画,会出现灰、轻、烂、脏,也因为如此就“了无生气”。

因此,读一幅好画,是一种享受,它可以“悦目赏心”。

我不擅画,但时常有同道把画拿给我看,而我也就乱说一通,因为无知者无罪。我以为中国画和书法一样,到最后无非是分割空间,也就所谓章法的处理。作为一个画家,你不可能树也画不像、花也画不像,但你要把这些树和这些花等合理地放在一个有限的画面里,这就很难。所以必须“精心设计”,只有合理地分配好每一个空间,其画才有轻重疏密,古人所谓“密不透风,疏可奔马”是也。画的节奏感也由此而生,才有生命律动。观看蔡栋的画,疏枝横斜,纵横挥洒,其造型甚为奇异但不怪诞,而题字或大块成团,或稀少独立,大密大疏,大黑大白,能“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这种以传统为根基,又融以很多现代构成元素的画面,需要很大的的智慧与勇气,才能把空间分割得 “天衣无缝”。

有人说,书法家比到最后是学问,画家比到最后是修养,而我以为艺术家比到最后的是思想。一个艺术家必须是一个思想家,他要通过作品传递给读者一种信息,也就是他的想法。所以好的作品,它绝对是有生命的,我们完全可以通过画面了解到作者的生活状态。《红楼梦》中曹雪芹的“一把辛酸泪”我们不是看到了吗!

所以,我们搞书法创作不单是抄一首唐诗宋词那么简单,搞一幅画也绝不是画一株竹、画一丛兰那么容易。如果这样,那要成为书法家、画家也太容易了。艺术家的任务是要通过自己的作品告诉读者一种意识、观念,即思想,这才是最重要的。观蔡栋的作品,不是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想法吗!

“思逸神超”,也许就是孙过庭说蔡栋的画。

记得金鉴才老师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大意是这样的:有人问他某人的书法好在哪里,他说,要介绍一下“好在哪里”,他真的找不出词来形容,就象王羲之的作品,只能用“好就好在好得没话说”来概括。这也不是空话,因为中国书画从来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但,我却把蔡栋的画的“好”概括出来了。这证明蔡栋的画没有王羲之的书法好,不是最好。但好也就好在它不是最好,这说明蔡栋还有非常非常广大的发展、提升空间。

我的老师们没有告诉我怎么写序,我的同道们又非常保守,故我的文字没有规矩,自然不成方圆,好在我是外行,只是看看热闹、说点心得而已,别人会少些责怪。

但把这么好的画介绍给大家也是我的责任,“好画共欣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