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13955133297
诗化的距离
发布时间:2018-07-31       阅读次数: 20462

              ——读徐志敏的人物画

                                    崔进

徐志敏的作品从传统法度延伸并引入了当代绘画的形式及观念,这使得他所展示的情境具备了深广无垠的精神境界。他试图寻求传统与现代、具象与装饰、感观与理性之间的理想距离。在他对图式的不断完善的过程中,隐蔽在内心深处的精神活动也随之跃然纸上,成功地完成了物象到意象乃至心象的移情过程。

站在广阔的文化视野上思考水墨画的发展问题,对中西艺术双向整合,整体感受,并把不同的视觉因素、艺术语言轻松自如的揉合在一起,种种努力使徐志敏的作品具有某种特立独行的品质,富有时代文化的特征,巧妙自然的融入当代文化语境之中。

在试验过程中,徐志敏以其艺术敏感和特有的灵性,对传统中国画笔墨功能的特性有着到位的理解,并着意抛开早已熟悉的传统笔墨,运用多重复杂的视觉因素,以当代人的审美意识作为语境构筑的基础,表现性的水墨及构成手法,灵动洒脱的笔性意趣,流露出东方式的情调和智慧,对西方绘画的吸引不是进行简单的嫁接,而是将之出现在水墨淋漓的表层背后,突出一种异化的效果,这也显示出他娴熟的绘画技巧和驾御能力。中西文化在悠闲散淡的漫衍中交叉重叠,彩墨层次丰富多变,水痕墨气,流动洋溢,疏密浓淡,朴野拙厚,既遥接前人,又通贯现代,营造出整体的新意美感,在细致精徽之中直抒胸臆,他用色别开生面,注意色调、冷暖、互补等对比关系,时而热烈,时而艳雅,彩墨相融,雅致调谐,色彩已成为其画面中一个独立的造型手段,更成为营造画境的支点,随性而写,以色取胜的艺术处理,开拓了水墨人物画的表现空间,给人以审美愉悦的性灵滋润。

这种新的艺术式样符号化了其内省性的心境体验,徐志敏不拘于对物象的图解式的真实再现,也不是对生活的真实模拟,他淡化了人物形象的清晰性和倾向性,以意象造型突出了人物的心灵性及不确定性,将生活场景的描述与内心情感的抒发结合起来,以适当的空间分离来表达意识的深处层面和对世态的独特感悟,以印象之笔写心象之思。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他的视野中所凝望到的一切,从物形象夸张变形却形随意出,五彩缤纷的世间万态被溶入在一片轻柔,浪漫甚至神秘的情绪之中,画面浮游着恍惚的色斑,现实情愫与理想精神在这里得到了重新的诠释。

徐志敏通过笔下描绘的芸芸众生的生命意向,将作品的精神指向确立在个体的生存体验,透过斑斓盎然的表像背后,我们能够感受到画家那来自内心的幻觉般的隐喻和朦胧诗意,他将现实与梦幻拥有了诗化的距离,这个充满诗化的水墨文本缘于画家对生命漫游的独特体验,也成了我们解读其作品的意义所在。

徐志敏在中国画的发展现状莫衷一是的情境之中,清醒地守望着自己的艺术理想与信念,更重要的是,他使我们看到作为传统意义的水墨画进入当代文化语境的可能性,这也意味着他的艺术语言于当代绘画中的价值。

注:崔进,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院一级美术师、著名画家